冬至

冬至。

今天上学的时候,走出家门,妈妈对我说:“记得回家吃饺子,今天冬至了。”我没有回答,关门的手停了一下,便继续关上门,走下楼去。

这么快就冬至了。时光匆匆,日子就这么像雪花般地飘下来然后融化。

想想,自己也好久没有写过东西了。那次上语文课,老师说:“作家大概分两种人,一种是为了金钱写作,一种是为了生活写作。但我想还有另一种人,他是为自己的灵魂写作。有的时候写作,并不是为了让别人看,但仿佛不写又有种压抑之感闷在心中,不吐不快。有时把它写出来就像得到了一种灵魂的救赎。” 我赞成老师的观点。他毕竟博学,说话一针见血。

于是我想写些什么来救赎自己的灵魂了 ,且不说救赎与灵魂,只是为了平静躁动的心。

这些天状态真的不是很好。考试就要来了,虽说很简单,但它毕竟不是一般的测试。往往这些时候,在复习完后,就会感到迷茫,失去动力,然后变得浮躁。我不喜欢这个词,但又惊叹人们创造出了这样一个生动而又细腻的比喻。心就像在水面上漂浮,波纹漾开来,起伏不定。书翻了几页便扔在一旁,看着纸上的文字却昏昏欲睡,口中背着课本却在想着别的东西,甚至干脆什么都不想,任凭大脑一片空白,任凭别人背书的声音充斥我的耳朵。

一道简单的题错了,是没看到那一句话。又一道错了,是没看到那一句话。多少题错了都是因为心不在焉。

心不在焉,心就像是游走在烟气缭绕成的钢丝上,风一吹,便落了。

但我想我能克服这些东西。越是烦杂,就越要专注。晚上看史铁生的《我与地坛》,里面一段话让我感动。

“二十一岁过去,我被朋友们抬着出了医院,这是我走进医院时怎么也没料到的。我没有死,也再不能走,对未来怀着希望也怀着恐惧。在以后的年月里,还将有很多我料想不到的事发生,我仍旧有时候默念着“上帝保佑”而陷入茫然。但是有一天我认识了神,他有一个更为具体的名字——精神。在科学的迷茫之处,在命运的混沌之点,人唯有乞灵于自己的精神。不管我们信仰什么,都是我们自己的精神的描述和引导。”

看史铁生的文章,里面很多文字仿佛能激起自己的共鸣。他对人生的思考,对自己的思考,对死于生的诘问,好多也是我曾经想过的。但他的思考更为深入,更系统,更加的刻骨铭心。我们不靠什么,我们只靠自己。唯一能支撑我们走下去的,是自己坚毅的精神。抛去所有的顾虑,紧握自己的精神,什么困难,什么混沌,忍一忍就过去了。过去之后便是海阔天空。

时候不早,该睡觉了。又想起今天冬至,不知朋友们有没有吃饺子。一年过得飞快,来不及回首它便即将消逝在视野之外了。吃了饺子,也当做吃了所有的不快,所有的混乱与迷惘,所有的痛与沉淀。让它们在被咀嚼,被磨碎,被消化,最后成为营养来让自己成长。

看来今年是再不会有一场雪了。那就让凛冽的寒风与我相伴,去追逐另一次新生。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