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里门外

这是一篇《三重门》的观后感。

刚刚把《三重门》一口气给看完了,于是产生了莫名的感情从胸中喷薄而出。

说来也不莫名,是股淡淡的忧伤与落寞罢了。花了十万字来写一个人的普通中学生活,却在最后留给我那么深的记忆。

“只剩下他忧伤的落寞在夕阳里。”当初的狂妄,不谙世事,放纵与无忧无虑,看似是永恒的,却被现实打的零碎不堪。韩寒在后记中写道,“我想现在所谓的全才,只是证明你是全庸罢了。”我们无力去改变这一切,我们只有在这里做无力的呻吟。

一个人,如果可以完全生活在自己的理想中,那么他是在幸福不过了。但我们往往不能做支配自己的主人,像是一颗碎石,本想留住自己锋利的棱角,却被打磨的圆润至极。

鲁迅把这个社会比喻成了一栋黑漆漆的冰冷的房子,没有窗户,没有生机,人们都趴在里面,睡着了一样。只是偶尔有醒来的人,他们能够感到危机的存在,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唤醒大众————因为唤醒只能制造恐慌,其结果还是被闷死。

我们都是这房间里的人。我们有的醒来了,却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我们没有力量去面对黑暗的恐惧孤独的恐惧,我们无法照亮这个黑洞。但那些摆弄这房子的人,此刻正在门外冷眼看着屋内的好戏,无动于衷。

我又想到了这次考试,刚刚来临又                            过去的考试。考得不好,但收获颇多。由于马上就要分科了,面对压力,这次考试大多数人遭到了当头棒喝。考试只是总结,但它也反映出了一个问题:究竟如何判定一个学生的成绩?譬如我的同学,文科名列前茅,理科不见踪影,于是便被埋在了滚滚烟尘中不见踪影。很多人是这样,但很多是这样的人会逐渐变得平庸。其实我不提倡文理分科的,我觉得应该实行选科制度,3门课程,不论文理,自己挑选。有些人踌躇于对地理的厌烦与对历史的热爱,或是对化学物理的厌烦与对生物的热爱之中,我想这样一来对我们再合适不过了——这样不正符合了自己的兴趣与特点么?是谁在指导学生分科是说“兴趣是人最好的老师”却又不断强调 “理科比文科重要”的?我想我恨不得上前去抽他一嘴巴。这样会扼杀多少文坛黑马,会扼杀多少商界精英?

只有当我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时,才会感到生命的意义。尼·奥斯特洛夫斯基说过一段超经典的话,“人,最宝贵的是生命;它给予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已经把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这个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了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当我们对于自己的选择还不能满意的时候,何来奉献?何来专注?如何献给这个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

我想韩寒是对的,但我想这个世界也是对的。它让适合它的人生存,让背叛他的人灭亡。它像一个高傲的君主,狂妄地大喊着:“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但人类的世界之所以能够群星闪耀,是因为总有人会坚持自己的理想,在适应这个世界的基础上去批判这个世界。因此,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奴隶,放下你所谓的自私与城府,我们需要的,是共同醒来,去打破这个旧制度,冲向那个破败不堪的门,然后接受阳光的洗礼。

所以,加油把我的朋友们,纵使你抱怨这个世界是多么不顺意,它总要继续运转。但请你千万不要灰心丧气,让我们振作起来,首先学会适应,去努力的让他们看看,我们可以做到的。

在最后,我想用韩寒后记中最后一段话来做结尾:

将一句话谨献给所有正春风得意或秋风不得意的人们,非常平凡,但你一定要坚信自己:

   我是金子,我要闪光的。”


一块开封大金子张明瑞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