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语文卷子写的作文。0分。现在写下来。



张尘在前面骑着车,沈静跟在后面。张尘喜欢和沈静一起回家,放学之后,沈静就会推着车在校门口等着张尘。

“你骑慢点。”沈静喊道。张尘就慢下来,沈静追上去,说:“今天考试怎么样?”“还好。”“有几道题我拿不准,不过我有预感,这次会超过你。”沈静自信地说。初夏的白天越来越长,夕阳的余晖洒在她的脸上。“希望如此。”张尘回头笑了一下。

张尘回到家,把书包掏空,书本散落在桌子上。他躺在床上,脑子里胡乱想些什么。他想起在网上和沈静聊天时说的话。“有时我会想点什么。”张尘发过去。“想什么呢?”沈静回道。”不知道。比如天空啊老师啊同学啊,又是做作业也会想。烦死了。对了,你会这样吗?“”有时会,都是些乱乱的东西。“可能到了个高中,想的事情就会多起来吧。张尘想着,坐起来把书本整好,打开台灯。

”吃饭了!“妈妈在外面喊道。张尘假装没听见,继续解着方程。二十分钟后,他走到饭桌前。”每次都是这么慢,菜都凉了!“”好了,是我吃又不是你吃。“张尘很讨厌妈妈这么罗嗦。他觉得又是听一个人把同一个意思的话说上五六遍会有一种受不了的感觉。”妈,“张尘夹起一片肉,”我没饭钱了。“”我把钱放在衣柜里那件旧衣服口袋里了,在学校要用到钱自己去拿。“张尘放下筷子,走到衣柜前,拿出那件衣服。那是妈妈以前穿的一件黑夹克,张晨突然想到以前看妈妈穿的时候,她还是很漂亮的。现在却老了许多。他数了数钱,一共五百块,就拿了一百。

其实张尘饭卡里还有足够的钱。只是他和沈静说好了,周日要去看电影。张尘想不清自己和沈静的关系,应该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张尘是个好学生,从高一到高三一直都是。他不想谈恋爱,老师和父母已经说了不少遍早恋的危害。张尘很警觉,很小心的和沈静保持着距离,虽然有时会忍不住想起她。以前他们放学一起走,张尘的几个哥们儿就会不时地跟张尘开玩笑,张尘从没把这些当回事儿。于是他还是把沈静定义为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只是有时会一起看电影,去唱歌,谈谈心罢了。

周末他和沈静一起出来看电影,顺便在一家餐厅吃饭。张尘觉得在别的同学都在家奋战的时候自己忙里偷闲一下真是不错。

这之后,张尘就会常常从口袋装拿钱与沈静去看电影或是唱歌,他觉得高三的生活也不过如此。

可现实是,他的精神状态与学习成绩在一天天下降。张尘发现自己很难专心投入学习,脑海中老是浮现沈静的影子。老班找他谈话,又是一些高三的重要性之类云云。最后他对张尘说了一句,“高三了,拼一拼,可不能分心啊。”

张尘心情糟透了。他回到家,刚打开台灯,发现妈妈拿着那件衣服。“尘尘,这几天花钱怎么这么多?”“哦,学校要合订一些资料,就多拿了些。”张尘心不在焉。“尘尘,我觉得这几天你的精神头可不好啊。是不是分心了?高三了,就要一心一意攻学习,什么都别想。妈妈赚钱也不容易,哪经得起这样挥霍……”张尘再也忍不住了,好像所有的不快一股脑全冲上来,他对妈妈吼道:”你有完没完了?谁分心了?谁乱花钱了?我天天在学校学在家学压力大死了,你还老这么絮絮叨叨能不能闭嘴啊!“说完”砰“地关上了门。只是妈妈在外面带着哭腔喊着:“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每次说话都不能静下来对我说?我怎么你了?把你养这么大,就是让你整天气我……”张尘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下一句是“什么时候把我气死你就满足了“,他厌恶地捂住了耳朵。

可她没想到妈妈竟真的出事了。一辆本田因为没来得及刹车,将妈妈连车带人撞翻在地。那天他放学回家,家里没人,他就一直写作业。直到爸爸的电话打过来,叫他快到医院去。张尘好像被劈了一下,放下电话喊了句”妈“,就直奔医院。他一路飞快地骑着,顾不及想沈静有时会对他说”你骑慢一点”,眼泪不断流下来。到了医院,爸爸对他说妈妈还在昏迷,他便轻轻走近妈妈。她闭着眼躺着,不会再对张尘唠叨了。张尘想起与妈妈的争吵,又想到夹克里的钱,想到妈妈不断老去,终于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张尘回到家,爸爸一直在医院守着妈妈。房子静静的,静得让张尘难受。太阳刚刚落下,张尘就放下钥匙,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坐在黑暗里。窗外又有小孩子放学后一起玩的笑声了,张尘想以前自己也经常下楼和妈妈一起打羽毛球。张尘想到自己小时候不会有许多事情缠绕在脑中,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他打开灯,走到衣柜,把那件衣服拿了出来。

妈妈又在里面放了五百块和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尘尘,妈妈相信你。加油”。

张尘把钱拿了出来,静静地抚摸着。他突然抓起衣服,飞奔到楼下,奋力将它扔到一片水池里,看他慢慢沉下去,消失不见。

张尘觉得以前的胡思乱想与焦躁烦闷也都消失不见了。他真正地清醒了。

周末张尘又把沈静叫出来一起看了电影,又在同一家餐厅吃了饭。最后他只对沈静说了一句话:“好好努力。”

张尘明白,这是他的青春。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