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失的父亲

今天又是父亲节了。6月19日,也是我们考试的第一天。上午考的是语文,我便毫不犹豫地再作文中加了父亲去世的例子来证明我的论点。这个材料,我已经用了不下四遍。

也许父亲对我的意义只是一个论据而已?如果不是,那他又是什么?

我是不缺少父爱的,因为我又有了一个爸爸。他人很好,朴实,正直,不善言语。但我在他身上找不到父亲的意义。他爱喝酒,每天回家很晚,对我很纵容,十分鲜见他会与我谈话,不要说思想、政治这些问题,就连生活琐事都很少提及。于是我便缺少了一种很重要的思维渠道去感知这个世界。但我想这不是他的错,也许我们之间总有一种隔阂,它不可逾越。

于是我便产生了严重的医学上称的“恋母情结”。这对我的行为举止人生观与价值观甚至是爱情观都或多或少地产生了不可替代的影响。但我很少反思自己,因为没有什么诱导我去反思。我竟还天真地以为这是正常人的表现,我没有父亲影响依然能很好走下去。

没有人告诉我我不正常,是我自己发现了我的不正常。

我吝啬,目光短浅,没有礼节,爱贪小便宜,自由散漫,没有人格魅力,太感性,爱幻想,注重繁琐的细节,过于敏感,有轻微的强迫症现象。

我开始崩溃,迷惘,逃避,屈服。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但一个人没有父亲,还有朋友,还有老师,还有许多人。他们教会你怎么做,他们会弥补你所缺失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你还有自己。

这个世界是微妙的。有那么多不可名状的机缘巧合,它们会让你变得完全不是从前的自己。

对,就是高中。我认识了两个对我一生也许都影响颇深的人——一个是朋友,一个是老师。是刘豫群(暂且就叫他L君),另一个是陈祥Q老师(消音,他自己要求的)。

对自己重要的人往往是能对你精神与心灵上产生影响的人。这种东西说不来,也许一点轻微的影响,就足以让你的人生轨迹换了方向。

L君教会了我思想。我想他让我在短时间内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水平变得突飞猛进。每次与他谈话,我都会感到思想得到了升华。他是为我打开世界大门的那个人。他让我读书,读韩寒,读王小波,读郎咸平。他让我看《老友记》,看《阿甘正传》,看《美国派》,他让我听摇滚,听更有韵味与内涵的音乐,他让我学到了许多男人应该具备的素质与特点。我开始对社会思考,对人生思考。我的境界在提升,自然而然地会改变自己的一些习惯与观念。仿佛我变的大方了,心胸宽阔了,更加成熟——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至于陈老师,我对他更多的是敬佩与崇拜。以前影响我最深的往往是女性教师,她们对我帮助也很大,她们教会了我怎样做人。可她们毕竟没有男人的思维与理性。我需要的是一个拥有类似父亲职能的人来使我发掘我的理性与哲思。最近只与陈老师谈过一次话,但我能从中不断感受到他思想的强大磁场与境界的非同一般。这正是我所缺乏的,正是我了解一切事物所应具备的能力。也许陈老师在年轻一些,会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

我从小便失去了父亲,梁朝伟也是,爱因斯坦也是,孟子也是。我不能用这样的理由来搪塞我的不足。今天有许多广告再赞颂父亲的伟大,我并没有许多感触,或者说,在父子亲情这方面我并没有太多的感触。父亲之于我,是一个更为抽象的名词,他像是一阵瑟瑟的风或一把剑一壶烧酒,让我清醒,让我成熟。

我知道,自己已经开始改变。

今天是父亲节,我要向天鞠躬,向父亲的坟墓鞠躬,向人们鞠躬,向我现在的父亲鞠躬,向我的母亲、朋友们老师们对手们亲人们鞠躬。你们或许都应是我的父亲,你们教会了我太多。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